當前位置: 深圳新聞網首頁>深圳新聞>深圳要聞>

妻子堅守6年 “沉睡”丈夫終于醒了 有脫離植物人狀態可能

條評論立即評論

妻子堅守6年 “沉睡”丈夫終于醒了 有脫離植物人狀態可能

分享
人工智能朗讀:

如過去的兩千多個日子一樣,4月的那天易太太坐在床邊向“沉睡”6年多的先生嘮叨生活的瑣事。“突然之間,我們仿佛有心電感應,對上了眼。”回憶起與易先生對上眼的那一刻,易太太眼中充滿了感動與感恩。

原標題:妻子堅守6年“沉睡”丈夫終于醒了

目前丈夫恢復情況良好,有脫離植物人狀態可能

深圳晚報2019年06月18日訊 如過去的兩千多個日子一樣,4月的那天易太太坐在床邊向“沉睡”6年多的先生嘮叨生活的瑣事。“突然之間,我們仿佛有心電感應,對上了眼。”回憶起與易先生對上眼的那一刻,易太太眼中充滿了感動與感恩。

2012年8月,易太太的丈夫易先生在術后陷入了昏迷狀態,在已經被醫生告知蘇醒幾率可能只有百分之一的情況下,易太太沒有放棄,在照顧丈夫6年之后終于等來了他昏迷以來的第一次眼神交流……

因“緣”相遇患難不離

“這世上如果真的有緣分,那一定在說我們。”回憶起當年和丈夫相遇,易太太總是感慨萬分。在廣州上大學的時候,易先生和易太太在校園初識自由戀愛,回家見家長后,大家驚奇地發現他們兩人都是在湖南出生,還是同一家醫院的產房相差不到一天時間。“大家都覺得這是種天意,所以他昏迷之后,我也一直相信老天一定會讓他醒過來。”

1982年,易先生和易太太喜結連理,和睦的夫妻生活讓他們度過了很長一段的幸福時光。可惜美好的時光沒能一直持續,2012年8月,易先生因病在中山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進行了腦腫瘤手術,術后并發癥陷入昏迷狀態。

隨后,易太太將先生轉診到了深圳南澳人民醫院,醫生的診斷結果仍然是蘇醒希望不大,當時易先生已陷入昏迷超過3個月。“醫學上,重度昏迷超過一個月的可稱為植物狀態,三個月則為持續植物狀態。”南澳人民醫院康復科植物人促醒病區負責人劉烜瑋表示,持續植物狀態的患者,意味著蘇醒的幾率很小。

“當時醫生就已經跟我說蘇醒的幾率很小,勸說我放棄,但我就是放不下這個心結。”易太太說,雖然明知希望渺茫,但多年的感情不是能說斷就斷,她要與先生攜手堅持到最后一刻。

為了在一個安靜的地方陪伴丈夫,易太太陪著先生留在了山海風景秀麗的南澳人民醫院,治療的同時照顧丈夫的生活,如此一待就是6年時間。

六年如一日等待中盼來丈夫蘇醒

喂水、做飯、按摩、聊天…每天按部就班,6年如一日,在昏迷期間,易先生只能通過食管喂食,為了給丈夫補充營養,易太太自己配出食譜,把五谷雜糧和一些肉類打碎烹飪,一點點地輸送進易先生的胃里。

期間易太太也嘗試找過護工,但是感覺護工和自己照顧還是差別太大,讓人不能放心。照顧丈夫日常生活之余,易太太做的最多的事就是和丈夫傾訴些日常,期待著奇跡的發生,在他醒來的那一天能聽到自己的聲音。

今年4月的那天,易太太如往日一樣在易先生床邊嘮叨著一些生活上的瑣事,突然一種奇妙的感覺傳了過來。“在床邊陪伴了他6年多的時間,他一點微小的變化我都會感覺到。”漸漸的,易太太發現丈夫可以開始和她有一些眼神上的交流,易太太不再說話時這種交流又會停下來,像是在用行動在告訴她自己已經醒了。

“一開始,他只對我有感覺,我跟他說話才會有眼神交流這些,到現在看到自己不喜歡的東西會抬手推開,動作越來越多,進步越來越大。”易太太說,每一次變化也會讓自己的心情特別激動。在易太太跟醫生交流期間,在一旁看電視的易先生看到恐怖畫面馬上轉頭避而不視。

丈夫已經有明顯眼球追蹤動作

劉烜瑋告訴記者,易先生目前恢復情況良好,有脫離植物人狀態可能。現在的易先生已經有明顯眼球追蹤動作,可以執行簡單一步指令,如握手,還有流淚的表情,肢體會有一些有目的的動作等。他說到,一開始易先生的PVS評分(持續植物狀態評分量表評分)是3分,屬于完全性植物狀態,現在已經達到9分,為微小意識狀態,后續可達10到12分左右,其中達到10分就算脫離植物人狀態。

“醫生、治療室、護士們都很盡心地在給我丈夫做治療,我能撐這么久真的要感謝他們。”易太太說,是醫生和護士們的一路陪伴支撐著她到現在。在南澳人民醫院康復科植物人促醒病區辦公室墻上,中心監控系統屏幕上清楚顯示了納入監控的病床患者的心率、動態血壓、腦電波監測等生命指標。據病區一護士介紹,一旦出現異常情況,儀器首先會發出黃色預警,超過臨界值將會發出紅色預警,提醒醫生立即到病床前查看,為搶救贏得時間。

記者獲悉,自2018年4月大鵬新區醫療健康集團下屬分院南澳人民醫院康復科植物人促醒病區開科以來,像易先生這種入院時已昏迷超過3個月確診為持續植物狀態的患者成功轉醒的已有4位,易先生是其中病程最長的一位患者。(記者余俊杰朱冀通訊員歐淑清)

[責任編輯:劉婷]
标准篮球场尺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