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深圳新聞網首頁 > 行業資訊頻道 > 時尚 > 

中國服裝行業困局:抄襲成本太低維權太難

2019-11-06 10:39來源:讀創

讀創客戶端2019年11月4日訊 “范冰冰同款連衣裙”、“XX品牌同款服裝”等侵權產品在淘寶等網絡平臺上價格只有幾百元甚至幾十元。在近日召開的中國服裝行業知識產權保護論壇上,深圳市服裝行業協會會長沈永芳指出,部分中小企業為追求短期效益,不惜通過生產侵權商品獲得利潤。其中,設計師品牌服裝由于款式設計感強,常被明星借穿,成為網絡“爆款”,往往也是被抄襲的“重災區”。

據悉,為改變這一現狀。近期影兒時尚集團已聯合中國服裝協會、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等機構,共同發起了中國服裝行業知識產權的第一份白皮書。

服裝企業被侵權維權難

知名品牌被抄襲而遭遇巨大經濟損失并不罕見。2014年,國內知名女裝企業影兒時尚集團整個系列的服裝設計圖被公司內部設計師非法透露給競爭對手,導致產品被全盤抄襲,造成了上億元經濟損失。波司登是國內羽絨服細分領域的龍頭品牌,一款新款波司登品牌服裝銷售期只有6個月左右,而仿款7至10天就可制成。

面對侵權,缺乏維權手段是大小服裝品牌普遍面臨的問題。最首要的原因是維權成本高昂。設計師馬思彤表示,一個設計師服裝工作室一般只有3至10名員工,無力聘請專門的法務團隊。面對辛苦設計、修改、制版的勞動成果被剽竊的情況,設計師品牌也只能在自家公眾號上聲討,即便發送律師函,也無力進行后續的跟蹤。

對財大氣粗的集團化服裝企業來說,大品牌每季推出約上百個單品,如果對所有服裝款式都申請專利保護,前期的申請費用加上后期的維護費用,高昂的花費也難以承擔。

除了申請專利的經濟成本,還有申請專利的時間成本。目前我國專利分為三類:發明專利、實用新型專利和外觀設計專利,服裝涉及的多屬于外觀設計專利。我國專利申請雖然存在快審機制,但多數面向發明和實用新型專利,成功通過快審的外觀設計專利不足10件。而服裝產品具有很強的季節性,不等專利審核流程走完,產品的銷售期早就過去了。

據同濟大學法學院教授張偉君介紹,除申請專利外,現有法律體系對服裝知識產權的保護主要通過三種途徑:一是通過著作權保護,但對被保護的對象有明確、嚴格的限制。在《著作權法》中,功能性表達,比如插肩設計、束帶設計、面料選用等,不能獲得私權保護;通用性表達,比如簡單顏色組合的撞色設計、褶皺設計、翻領設計、圓領設計等,為全行業共有,也不能獲得私權保護。只有排除設計思想、功能性表達和通用性表達后的獨創性表達,才能獲得著作權保護。

第二種是通過商標權保護。比如某企業推出的服裝全部屬于功能性表達和通用性表達,因此不能獲得著作權保護,但可以通過商業標識體現區別性特征,如商標、標識還有其他的裝潢等,那么就可以受《商標法》保護。

還有一類情況,如果某企業出產的服裝產品上有長期反復使用、能達到識別商品來源作用的元素,也可以獲得有一定影響力的裝飾、裝潢保護,比如LV的老花、紅底鞋等。這類設計元素雖然不能獲得著作權的保護,但是通過長期的商業積累,可以獲得《反不正當競爭法》的保護。

但現實是,無論是《專利法》,還是《著作權法》、《商標法》、《反不正當競爭法》中,都缺乏對服裝知識產權有針對性的規定,實際判決更多依賴法律解讀。

中國服裝行業知識產權首份白皮書將發布

2014年,影兒時尚集團的設計圖被泄漏,由于取證困難,案件耗時三年到2017年才塵埃落定。盡管作案的設計師被判處侵犯商業秘密罪,真正獲利的公司卻逃脫了法律的制裁。

對此,金誠同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李德成建議,服裝企業在日常工作中要重視電子數據的保存,不僅要保存最終的成果,還要固定好每一次修改后的節段性成果,防止半成品泄漏;在設計成果審查、發表、評比之前,要遵循規范的流程;還要加強對第三方生產加工者的保密要求。

據悉,曾經在知識產權保護方面栽過跟頭的影兒時尚集團,已先后在公司內部制定了《知識產權管理辦法》、《商標管理辦法》、《專利管理辦法》和《著作權管理辦法》,加強對服裝知識產權的保護。

2007年,影兒時尚集團開展了“中國馳名商標”認定保護,“音兒”成為了國內女裝類第一個中國馳名商標。2014年開始,影兒時尚集團與專業權威機構、院校陸續聯合起草產品標準和檢測方法,目前已起草發布了2個地方標準、5個企業標準和8個團體標準。

近日,影兒時尚集團聯合了中國服裝協會、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北京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研究會、深圳市服裝行業協會、深圳市知識產權聯合會等機構,共同發起了中國服裝行業知識產權的第一份白皮書:《中國服裝行業知識產權保護狀況白皮書》(以下簡稱“白皮書”)。

白皮書預計于2020年4月正式發布,將由北京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研究會牽頭撰寫,以人民法院已公開的服裝行業相關的知識產權司法訴訟文書為基礎,為服裝行業知識產權司法保護機制提供參考,為政府和企業提供決策依據。

對中國的服裝行業來說,知識產權保護也許來晚了,但永遠不會缺席。在北京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研究會秘書長普翔看來,白皮書的意義在于可以依據服裝行業的運行數據和司法數據,系統展示服裝行業面臨的具體問題;從理論和法律規定出發,針對問題提供理論支撐,顯示法律規定、司法解釋還需要怎樣的調整,對服裝行業起到引領和保障的作用。

據影兒時尚集團副總裁賀萍介紹,實用新型專利廣泛應用于各類服裝新品;外觀設計專利產品往往是集團品牌主打爆款,產銷量突出、行業影響大。由專利技術產業化和專利產品帶來的銷售額約占企業總銷售額的50%以上,專利申請量與轉化率都在同行業中領先。

知識產權保護為中國服裝企業“出海”護航

中國服裝企業由于缺乏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不僅成為了抄襲的受害者,也在走出國門的過程中為缺乏知識產權意識付出了代價。近年來,一批中國服裝企業積極在海外布局,在出口海外市場時,中國服裝企業雖然有不錯的產品,卻拿不出面料的技術標準和環保標準,遭到了來自西方國家利用國際知識產權規則的阻撓打壓,不少中國企業因此付出了高額的經濟成本。

過去十年間,中國企業經歷了190多次來自美國的“337調查”,其中大部分集中在高新技術領域。如今中國服裝品牌出海已成趨勢,在深圳市知識產權聯合會常務副會長王躍看來,中國高新技術企業的今天就是中國服裝企業的明天。

與中國服裝企業缺乏知識產權保護相呼應的情景是,國內專業第三方服務機構在企業保駕護航中缺席。一方面,中國服裝企業“出海”產生了大量的高端服務需求,但企業大多選擇了香港或國外的服務機構,也不愿選用國內服務機構;另一方面,國內服務機構卻面臨著缺乏案源或高端服務價格偏低的困境。國內企業和服務機構的需求沒有結合在一起,阻礙了中國服裝行業知識產權保護的發展。

王躍表示,要長期解決服裝行業的知識產權問題,建議在高校中開設知識產權運營的相關課程;另外,過去服裝行業的政府扶持資金大多投向展會和走秀,很少投向服裝知識產權保護領域,“哪怕拿出10%支持知識產權保護和企業戰略布局”也好。(讀創/深圳商報記者賈婧媛)

[責任編輯:方之穎]

新聞評論

标准篮球场尺寸